打印页面

首页 > 八婺观察人可微言 设法让老地名重生 ——《人可微言》之四百二十六

设法让老地名重生 ——《人可微言》之四百二十六

人可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村庄开始撤并,社区开始露脸,伴随而来的是一些村的村名将消失,一些社区的名字要新取。对此,有些文化人很焦虑,认为随老地名消失的不但是地理信息,更是历史人文的形象记忆。一个老地名逝去,随之而去的还有它所承载的地名文化、地名历史、地名故事,以及当地百姓挥之不去的地名情怀。(见4月8日《浙中新报》)

地名,说白了就是对一个地方(村庄、道路、城市等等)的称呼。有了这个称呼,就可以把甲地与乙地区分开来。金华域内的村庄往往有数百年、上千年的历史,在数百年、上千年的村庄发育过程中,每个村都会发生许多事情,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这些人和事让村庄的历史变得厚重起来。村庄因地名而能辩别,地名也因村庄的厚重历史而富有文化内涵。如是,一个简单的地名,便不再是称呼的单一功能了。

考察农村地名,大多取得很土气。这个村的前面有一口塘,就叫前塘村;后面有一座山,就叫后山村;旁边有一寺庙,会叫寺西村。还有一类村名以始居村民的姓来取,姓王人家住的叫王庄或叫王宅,姓于人家住的叫于宅或叫于村。久而久之,村民对土气十足的村名会产生一种挥之不去的情怀。这是地名文化,或说乡愁因子的使然。

村庄被拆掉后,或是建厂或是造路,更多的是建商业楼盘。新建的工厂、道路和楼盘,都会取一个名字,什么“诚信路”呀,“御帝苑”呀,“巴黎春天花园”呀,显得很豪气和很洋气。新取的地名如一把剪刀,把原先的地名及其文化剪断了。文化人对老地名消失的焦虑、普通人对老地名消失的惆怅,正源于此。

顺着城镇化和商业化的惯性,村庄被撤并、被拆迁是必然趋势。对于老地名,是否只有让其消失一条路呢?人可认为可以用折中的办法让老地名重生:新建社区、道路、楼盘的名称,要尽可能地沿用老地名。只要老地名在,地名文化或说乡愁因子就在,人们的焦虑和惆怅,就会减少。不知这种折中做法,政府的相关部门是否认同?

欲知人可后面开评什么,且看《人可微言》之四百二十七。

文章来源:http://www.jhnews.com.cn/2019/0411/83989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