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浙中新报五版 选择坚守的她是塘李小学的一座“丰碑”

选择坚守的她是塘李小学的一座“丰碑”

有一种选择叫做坚守,有一种感动来自生活,有一种灵魂启迪人心。她因为喜欢教书,热爱教育事业,高中毕业后毅然选择“女承父业”,回山区做了一名乡村小学代课老师。因为这份热爱,33年来,她一直在山区教学岗位上默默耕耘,在付出中感受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虽然山区教学条件艰苦,但她无怨无悔,把自己最精彩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山区教育和山村的孩子们。在学生眼里,她既是老师又像妈妈,她就是义乌市后宅街道塘李小学数学教师陈跃仙。

今年52岁的陈跃仙,穿着朴素,说话柔声细语。同事说她为人一直十分低调,不喜欢被其他的事分心,很少参与各种评比,也放弃了许多比赛,只想专心教好书。因此,33年来,她没有获得太多的荣誉称号,但大家都很敬重她,公认她是塘李小学的一座“丰碑”。虽平凡,但动人。

“她是我们学校年龄最大、教龄最长的老师。她33年如一日,扎根山区,默默耕耘,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演绎了太多的精彩。现在,乡村学校太需要她这样醉心于教书育人的‘老黄牛’了。”说起陈跃仙,塘李小学校长毛潮龙心情有些激动,说经常为之动容,并当面为陈跃仙竖起大拇指,“坚守因您而美丽,谢谢您33年来的辛勤付出,塘李小学的功劳簿上不会没有您。”

最喜欢教书

陈跃仙的父亲陈俊德今年88岁,他从义乌中学毕业后直接回乡当老师,成了塘李小学一名普通任课教师。在老家这所山区小学一教就是45年,直至1990年退休。“我爸是塘李小学任教时间最长的教师,他退休后,现在我成了学校里教龄最长的老师,我想和爸一样,在这里教到退休。”问及为何要选择坚守。她说,塘李是她的家乡,是她出生和成长的地方,她要为家乡尽点力,为塘李村的孩子们做点事。

陈跃仙的教书生涯始于1987年8月,经历和她爸很相似,也是高中毕业后到塘李小学当代课老师,通过函授学习获得中师文凭,凭借出色的教育教学业绩,通过代招生考试成了一名正式教师。“我从当老师第一天起,就立志要做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把青春献给山区教育事业。不为别的,就希望这里的孩子也能和城里的孩子一样,从小受到好的教育。”33年来,陈跃仙用实际行动践行了自己的誓言。

“最初是语数包班,从一年级带到五年级或六年级,2003年8月开始,校长让我兼做学校财务工作,之后就一直教毕业班的数学课。”陈跃仙说,虽然当年农村教学条件艰苦,农村教师尤其是代课老师的工资比较低,她却深深爱上了教师这一行,并为此付出了努力。为了让学生喜欢听自己上课,她努力探索教学方法,把教给学生的知识变得易学易懂,让学生不仅听得懂而且都爱听。

既当老师又当“妈”

从教33年,陈跃仙长期担任班主任一职。因此,她不仅是学生眼中的好老师,还充当“妈妈”的角色。

小方是个成绩中等、脾气特爆的小女生,三天两头和同学闹别扭。上到五年级的时候,她进入了陈跃仙的班级。“其实她的不好学、犟脾气,是有原因的,因父母离异,她从小缺乏爱。”陈跃仙对小方的“家底”是清楚的,她出生没多久,父亲因病去世,她随母亲改嫁来到塘李。

“可怜的孩子,要给予更多的关爱,否则容易让她因缺爱而变得更加孤僻、冷漠,甚至厌恶这个社会。”课堂上,陈跃仙对小方的关照自然不必说,每天放学都让她与几个暂差生留在教室里做作业,给她辅导功课批改作业,晚上再送她回家,不知情的老师还以为小方是陈跃仙的侄女。久而久之,小方不由自主地改口喊陈跃仙为“妈妈”。

“开始很不习惯她这样叫,不过后来听多了,也就认可了。刚好我只有一个儿子,认个干女儿也挺好的。”让陈跃仙更高兴的是,相处久了,发现小方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学习进步是自然的事,还变得很有礼貌,善于主动跟同学交朋友了。“性格也变好了,感觉她真的越来越可爱了。傍晚陪她在操场散步,看她蹦蹦跳跳往前跑,我会时不时冒出一句‘囡,小心点,别摔倒!’每每此时,她就会转身朝我冲过来,然后一把抱住我,调皮地歪着脑袋笑:妈妈,您真好!”

扎根山区以校为家

对许多老师和学生来说,暑寒假是最快乐的时光。可对陈跃仙来说,每个假期都是最难熬的日子。“每到假期,我就感到心里空荡荡的,总盼望着能早日开学,开学这天对我来说是最愉快的日子,这意味着我又能给孩子们上课了。”陈跃仙坦言,自己对教学这份工作一直非常喜爱,对学校这个大家庭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欢。“现在,我最担心的是,再教四年,我就得退休了。离开学校,离开这些可爱的孩子,我会不会生活不习惯,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孤单很寂寞。”

“她是真心把学校当成家,把老师和学生当家人了。”看到陈跃仙眼角泛起泪花,在旁的毛潮龙校长连忙劝慰说,只要她愿意,学校可以向上级部门提出申请,给予“续聘”。“真的很感谢陈老师,如果学校每个老师在有了一定名气后都能安心在这里坚守,塘李小学的孩子们就更有福气了。”

在毛潮龙看来,“以校为家,爱生如子”这八个字,放到陈跃仙身上,那是再合适不过了。据悉,33年来,每天早上,陈跃仙总是第一个到学校,学生的家庭作业,她全是一个个当面批改的。每天放学,陈跃仙都要留几个成绩跟不上的暂差生在教室补习功课,她总是最后一个离开学校。陈跃仙爱学校如同爱自己的家,平时只要看到学校楼道里有灯未关、有自来水龙头未关好,她都会去关上。

都说当班主任辛苦,乡村学校的班主任尤其辛苦。陈跃仙却说,当班主任最幸福,最能赢得学生的喜爱及家长和其他老师的尊敬。

为了让小学数学教育走向生活化,陈跃仙习惯每天给孩子布置“量很小且生活化了”的家庭作业,如:让孩子回家帮家里人算存折利息、计算电费水费等,将枯燥的教材转化为生活中处处可见、可用、可学的内容。正因为将布置的作业融入了生活环境,孩子们都爱做,不懂就会问。

据了解,近20年来,陈跃仙任教的毕业班在平行班、镇街统考中常常拿第一名,她所教的数学,总有不少学生考满分。但她并没有骄傲自满,依然执著而又热情地坚守着自己的阵地,兢兢业业工作,勤勤恳恳教书。为了山村教育、为了孩子们,她用自己的汗水,在这片希望的田野上,播下希望的种子,为学生编织梦想的翅膀。

【采访手记】

平凡的丰碑最美丽

俗话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不少在乡村任教的年轻教师,取得一定成绩后,马上想着借“光环”逃离,往各方面条件都相对优越的城区学校跑。农村学校,尤其是远离城区、交通不便的山区学校,好教师不愿去,去了也留不久,导致城乡教育教学资源无法真正实现“均等”。

出生在农村的孩子,尤其是生活困难的孩子,天生就得接受相对不优质的教育吗?当然不是。正如塘李小学校长毛潮龙所说的,农村孩子也很可爱,他们一样需要热心肠的好教师去浇灌去培养,只要教育得法,一样能茁壮成长。

陈跃仙老师扎根山区33年不离不弃,她虽然没有惊人的壮举,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光辉业绩,但她有好多感人的具体事迹,在她身上体现着一种思想、一种精神、一种品德,那就是:人民教师的无私奉献。真可谓“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

据了解,在塘李小学,像陈跃仙这样甘于奉献的好老师不止一个,校长毛潮龙也是其中之一。今年40岁的毛潮龙,19岁从省体校毕业后,被分配到离义乌城区30多公里的溪华小学担任体育老师。7年后,因工作需要,他从溪华小学调到塘李小学。由于工作出色,2007年,年仅28岁的他,不仅被评为“义乌市优秀教师”,还获得“浙江省春蚕奖”,在义乌教育界一时被传为佳话。当时,有人问他:“你获得过那么多荣誉,为什么不考虑进城区学校啊?”毛潮龙浅浅一笑说,他已爱上了山区的孩子,乐意扎根在山区学校,乐意在平凡中演绎精彩。

师爱如歌情暖怀,坚守因你而美丽。对教育事业的忠诚体现在每一件小事上,体现在每一个茁壮成长的学生身上。

向毛潮龙、陈跃仙这样甘于寂寞、扎根山区几十年不离不弃、爱心育人的好教师致敬!

本版撰稿/摄影:记者 王志坚

文章来源:http://www.jhnews.com.cn/2019/0319/83820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