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金华日报四版 三代老故事 一门好家风

三代老故事 一门好家风

本报记者 孙媛媛

今年10月的一天,敖霜在参观市博物馆近代史展厅时,发现了中华民国二十八年的《新青年》杂志封面上,有其外公赵镜元的作品——《美日关系之新阶段》。外公已逝世22年,如今能在博物馆看到外公抗战时期的新闻作品,敖霜很激动。他当即向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提出请求,是否可以复印外公的作品,留作纪念。

赵镜元究竟何许人也?他和《新青年》杂志有着怎样的不解之缘?他的一篇作品为何能引起家人如此反响?

一个人:教育报国成绩斐然

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采访了敖霜和他的家人。渐渐地,赵镜元的形象逐渐丰满立体起来。这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学者,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全国通用教科书《中国地理》的作者。他是中国悠悠历史长河中的一个普通人,却闪耀着不平凡的光彩。

他是充满爱国情怀的师者。赵镜元1903年生于金华,家境贫寒,靠着勤工俭学毕业于中央大学(现南京大学前身),一生专注于历史地理的教学和研究。1943年抗日战争时期,金华沦陷,赵镜元随金华中学师生迁往非沦陷区缙云山区的临时教学点。在战乱纷飞的年代里,赵镜元向全校师生作时事报告,振奋部分学生的悲观情绪。他镇定自若地分析着当前国内外形势,慷慨激昂地指出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日战争的形势已发生了根本变化。

“胜利一定属于正义的力量,抗战必胜!”他不断鼓励学生们,要为祖国、为民族抓紧时间学习,努力充实自己,以参加战后新中国的建设。“科学文化定能强国!”当时赵镜元的学校宿舍时常坐满学生,在艰苦岁月里大家无拘无束地纵谈天下大事。

他是我国中学史地教学的先辈。赵镜元曾前后任教于南京女子中学、浙江省立金华中学(现金华一中前身)、金华第二中学等多所学校。有学生在校庆特刊中回忆,在上世纪60年代的历史课堂上,当他讲到秦末农民起义时,就拉开教室内的三角柜,拿出一根竿子,一边讲着陈胜吴广“揭竿而起”,一边有力地将手中的竿子高高举起,在教室内来回走动。在讲到抗日战争时期,“九一八”事变造成大批东北人民流亡关内时,他便情不自禁地高唱起“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将真情实感注入课堂,用亲自周游的代入感进行历史地理教学,他生动形象的授课艺术常为学生津津乐道。

赵镜元曾说过:“从教40年,生徒不下万千,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不亦乐乎!”得知一位学生即将远赴东北时,他便特意给他讲了东北的史地沧桑;得知有的学生家境贫寒,他便慷慨解囊资助其完成学业。

抗战胜利后,赵镜元带着一家人回到了金华,位于酒坊巷的房子被日本鬼子破坏得只剩下一个空架子。重修房子缺乏资金,二女儿又患病,需要不少医药费。赵镜元向友人黄老师多次借钱,均一笔笔记在本子上。黄老师去世后,借钱的事他在外地工作的儿女并不知情,但赵镜元很诚实地告诉其子女,并把钱和利息如数还上。

一本书:先辈纪实饱含深情

“从小受着外公的教育,他的成就和品格影响着我们的成长。”敖霜对外公赵镜元的感情很深,他将发现外公作品一事发布在了家庭亲友群中。在得到博物馆肯定回复后,赵镜元的儿子赵敏带着夫人赶到了市博物馆。遗憾的是,当工作人员取出展柜中的《新青年》杂志时,发现杂志只剩下封面,里面的文章已经荡然无存。

71岁的赵敏将杂志封面捧在手掌中轻轻抚摸,反复看着与父亲相关的几个字,久久不舍得放下。虽然没能如愿复印到父亲的原作,他还是向博物馆捐赠了父亲在抗战时期的一套著作复印版,分别是《土耳其史》《战后之巴尔干》《现代七强论》和《战后关系论》。这是他找了很久,才在网上看到由民国时期的中华书局和国民出版社出版的原版书,但原版书有价无市,无从购得,只能买到复印版。

随书赠与博物馆的还有一本名为《我们的先辈》家族纪实集。“这是一本关于我们家族最近三代先辈的册子,是家谱,也是家风家训。”赵敏说,这本集子首版印制于2015年,已经再版了三次。2018年版的内容已经修改完毕,即将付印。

这本集子起源于赵镜元长女赵瑞明的浓浓思乡情。她于1957年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俄语系并留校任教,后于1965年因工作调动去了沈阳从事翻译工作。这一待,就是半个世纪。

离开父母和家乡五十余载,赵瑞明深感“年纪越大,思乡之心越浓”。2015年前后,80有余的她开始着手整理与父辈相关的材料,试图将先辈的事迹和优良品质用文字的形式记载、传承下去。2015年8月,赵瑞明终于完成了厚厚的一叠手写稿并寄给了金华的弟妹们。

赵瑞明在卷首语中说道,她费了不少劲完成了这份先辈的纪实材料,资料主要来源于父亲任教过的学校史料、《金华日报》的剪报及自己的回忆。“由于年纪大了,有些事已模糊不清,整理起来力不从心。希望弟弟妹妹能在此基础上加以纠正和补充。”赵敏接到这份手写材料后,将其逐字打印。赵家后代们纷纷提供国内外素材,对文中相关内容和图片进行补充。

通过三次扩充和修正,目前2017年版《我们的先辈》共38页,从曾祖父赵宗汴开始讲起。朴实动人的文字讲述了赵家三代特别是父亲赵镜元的一生。纵观赵家三代,均为读书人且一生教书育人,教育世家在时代更迭里的故事读来让人动容。

值得一提的是,现存于市区明月街府城隍庙的“文武官厅”和“公输仙师庙”牌匾、雅堂街西华寺大门上端的“西华寺”三个大字以及酒坊巷的“吴家试馆”招牌匾额,均出自赵宗汴手笔。

一份情:相亲相爱共续家风

赵镜元的一生,经历了上世纪三十年代个人事业的大发展、四十年代日寇侵华时期的颠沛流离和五六十年代的各种运动,但“爱国爱家、敬业崇德”的做人底线始终一以贯之。可以说,他是中国近一个世纪发展的见证者和教育事业的实践者。

赵镜元的后代们一直在寻找与其相关的点滴信息,每每有新的发现总是兴奋不已。最近,赵敏发现父亲1931年(时年28岁)“九一八”事变后发表在《时事月报》上的《全国义勇军运动》一文的选段被列入了2019年高考复习题之列。

“父亲当年一直以教学和投稿的形式为抗战胜利鼓与呼,是个爱国爱家的热血青年”。赵敏说,父亲当时常给《东方杂志》《新青年》《中华英文周刊》等多个期刊写稿出专栏,并积累和总结教学工作中的经验,著书立说。

在赵镜元夫妇的谆谆教导下,他的5个子女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均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他们之中,有浙江省“春蚕奖”获得者,有市劳动模范,也有从企业经理、部门主任等岗位上退休的管理者。

如今,他们年事已高,生活在3个不同的城市,为了能定期交流日常生活和学习心得,已连续多年相约每周四的中午视频连线。“有时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还停不下来,常常需要家人提醒才停止聊天。”赵敏说,大家也常在视频连线中,分享自己最近看到的文章,有时政类的,也有保健知识类的。兄弟姐妹互敬互爱,其乐融融。

最近一次视频连线整整进行了两个小时,《我们的先辈》即将再版,谈起家庭往事和父辈的优秀品格,耄耋之年的子女们总有说不完的话。大家都觉得父亲留下了丰富的精神遗产,应该一代代传承下去。

文章来源:http://www.jhnews.com.cn/2018/1110/82885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