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金华日报七版 茉莉花的故乡 以及它和女人的故事

茉莉花的故乡 以及它和女人的故事

马俊江

“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傍晚走过楼下的时候,有个小女孩手里拿着一朵茉莉花,蹦蹦跳跳地从身边走了过去,歌声和花香也一道飘了过去。

茉莉花的名字和人们熟知的这首歌都很中国,但要追本溯源,它也算是“洋花”。现在看来很美的名字最初也只是外语的音译,没什么实际意思。从晋代到明末,1000多年的时间里,人们提到茉莉花,也只是末利、抹利、没利、末丽、抹力地胡写一气。只有明人王象晋《群芳谱》中,说“抹丽”有压倒群芳之意,但终归是望文生义的过度阐释。南北朝的字典《玉篇》已有“莉”字,意思是“草”;但“茉”字出现很晚,首见于明代的《正字通》,除了用于茉莉花,这个字也再没有别的用法。在中国生长开花了一千四五百年,他乡也成了故乡,专门给一棵花造了一个字,有点像正式承认和接受它加入了我们的国籍。

时间久了,很多事都成了一笔糊涂账。说茉莉花是“洋花”,但如果问它是从哪儿来的,似乎只能用《橄榄树》中的一句歌词来回答:“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本草纲目》《群芳谱》等古书都说茉莉花“原出波斯”,今人也就跟着说,但茉莉却是译自梵文。南宋的王十朋写诗说:“茉莉名佳花亦佳,远从佛国到中华。”似乎应该说它来自印度才对。最早记录茉莉花的文献是晋代嵇含的《南方草木状》,只是模糊地说它和耶悉茗一样,都是“胡人自西国移植于南海”。美国学者劳费尔在研究中西交流史的《中国伊朗编》里考证说,耶悉茗是波斯语的音译。那么也许可以说,耶悉茗是来自波斯,但耶悉茗是素馨,不是茉莉。

糊涂账都是不认真的结果,一个人不认真,说错了,轻信的人跟着错下去,于是以讹传讹。劳费尔讲茉莉花时提到了《南方草木状》,说这本书里写指甲花时谈到耶悉茗和末利都是胡人由大秦传到中国。中国古代称罗马为大秦,劳费尔多事,又给茉莉花增加了一个故乡,而实际上,《南方草木状》压根儿就没写过指甲花,也没有说过茉莉来自大秦。写指甲花的是唐代的《北户录》,但人家说的是耶悉茗和白茉莉花都是从波斯传到中国,而非大秦。这也应该是茉莉来自波斯这个说法的源头。

美国另一个汉学家薛爱华的《撒马尔罕的金桃》是研究唐代舶来品的名著,书中也提到茉莉,说:“唐朝有两种外国来的茉莉,一种是以波斯名耶塞漫知名,而另一种则是来源于天竺名茉莉。这两种茉莉在当时都已移植到了唐朝的岭南地区。香气浓郁的茉莉花与波斯、大食以及拂林都有关系。”

耶塞漫是耶悉茗的另一种音译,拂林是古中国对罗马的旧称。薛爱华似乎说清了茉莉家乡的问题,但也肯定会有人不同意他把素馨看作茉莉的做法。海上才子叶灵凤就写过一篇《香港只知有茉莉,今日何人识素馨》,为被茉莉盛名所掩的素馨叫屈,说茉莉和素馨相似,但毕竟是两种植物。但叶灵凤文章自己也缺乏学术的认真,没有仔细考辨材料,说南越时代人们已种植素馨,还说是陆贾得自西域,赠给了尉驼。这个说法肯定是对《南方草木状》的误记或者误解。嵇含写素馨和茉莉时确实提到了陆贾《南越纪行》的一段话:“南越之境五谷无味,百花不香”,却并未说是陆贾把素馨和茉莉带到岭南,送给南越王尉陀。

素馨也好,茉莉也好,都是从域外先传到广东,这个应该是确定无疑的事了,但错误也依然被制造被流传。邓云乡先生是写草木虫鱼的高手,写过一篇《茉莉》,说“《本草纲目》说它是由海路从波斯移植到海南的”。如果被李时珍看到,一定会大声叫屈,因为人家写的是“末利原出波斯,移植南海”。海南和南海只是一个字序之差,但海南与南海两地却差之千里。

不管茉莉是哪里来的,至少有三点可以确定:第一,茉莉传到中国很早,到现在已有一千七八百年的时间了,确实可以不管它来处,认作自家人也无可厚非;第二,茉莉是先到广东,再蔓延全国;第三,茉莉为人喜爱是因为花香。嵇含引陆贾的话,说岭南草木无香,要说的就是茉莉和素馨因为花香被岭南人喜爱。并提到当时风俗:女子用彩线穿茉莉花心作为装饰。

古代没有香车配美女,女子最好的饰品是香花。茉莉花香淡远又不绝如缕,当然会为女子喜爱。李渔甚至说:“茉莉一花,单为助妆而设,其天生以媚妇人者乎……植它树皆为男子,种此花独为妇人。”佛经称茉莉为鬘华,园艺家周瘦鹃解释说,茉莉有此名就是因为“它往往给娘儿们装饰髻鬟”。美女头上香花开也确实应该是美丽景致,只是文人写来大多堕入香艳之境:“香从清梦回时觉,花向美人头上开。”“素华堪饰鬘,争趁晚妆时。”“情味于人最浓处,梦回犹觉鬓边香。”还是民间歌谣清新得多,冯梦龙《挂枝儿》中收入一首《茉莉》,也是现在传唱的名歌和民歌《好一朵茉莉花》的雏形:

闷来时,到园中寻花儿戴。猛抬头,见茉莉花在两边排,将手儿采一朵花儿戴。花儿采到手,花心还未开。早知道你也无心,花!我也毕竟不来采。

朱自清先生写花香最好:“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世间有香的花不少,配得上这么好的句子的花香其实不多。茉莉花不浓不淡,真是清香,也真真配得上朱先生这个好句子。

宋代诗人郑域还曾对茉莉花发愿:“他年我若修花史,列作人间第一香。”

世间事也真是麻烦,再好的花也少不了是是非非。按理说,那么好的花香谁会不喜欢呢?但,就是有人厌恶它。王象晋说世人有言:“清兰花,浊茉莉。”茉莉如何浊呢?王象晋解释说,茉莉喜肥,用鸡粪、泔水和厨房洗鱼的水这些浊物浊水养茉莉,则开花不绝,不若兰花点滴清水即可花香徐来。也许这是有洁癖的人不喜茉莉的原因,但也许还有别的原因吧,比如茉莉花和女人的事儿。

前面说文人写女人戴茉莉花的诗过于香艳,看看诗中的梦啊,晚啊,当能明白其中玄机,这可不仅和茉莉花夜晚最香有关。宋代徐灼的诗写得更清楚:“酒阑娇惰抱琵琶,茉莉新堆两鬓鸦。消受香风在良夜,枕边俱是助情花。”茉莉乃枕边助情花,戴花也并非普通女子。据说,古时扬州苏州南京这些金粉之地,栽种茉莉尤其多,原因就是风月场中的女子喜欢枕边放茉莉。清人余怀的《板桥杂记》记秦淮青楼见闻,写到茉莉花时简直咬牙切齿地开骂了:“此花苞于日中,开于枕上,真媚夜之淫葩,殢人之妖草。”

收拾好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草木书,到露台上走走。几棵茉莉已长出长长的藤,爬到屋顶。天阴着,有了秋的寒凉,茉莉藤上的绿叶间,还点缀着几朵花,白得像雪。靠近闻闻,花香还在,淡淡的。

文章来源:http://www.jhnews.com.cn/2017/0930/78335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