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实时播报原创新闻 问探险:永康九位市民到金华探洞

问探险:永康九位市民到金华探洞

金华新闻网2月8日消息 记者 潘周清

“太刺激了,像电视中的探险家一样,一个一个洞的钻进去。里面的景象很壮观,很多钟乳石,很漂亮。不过有一些被破坏掉了,希望有关部门要加强保护。”8日下午,说起前一天到金华探洞的经历,永康市民楼思羽还是很兴奋。

639294514353044690

707007832351311662

洞连着洞,洞套着洞,溶洞探不到底

年前,永康市民吕文浩得知金东区某山上的一个洞,没有开放,也少人有进去,平时就热衷野外攀岩、速降的他就萌生了进洞一探究竟的想法。他的想法在群里一提出,就得到了不少群友的支持。拜年刚刚结束,2月7日,一行9人就从永康出发。

“到现场,如果没有熟人指路,跟本找不到第一个洞的洞口,它已经被一堆乱石封住洞口了。”吕文浩说。

一行人搬开乱石,露出的是仅能容一个人进去的洞口,伸头往里看,黑漆漆的一片,深不见底。上午八点半,一行人穿上专业的速降装备,小心翼翼地开始进洞。

“很意外,下去没几步路,竟然有一架木梯子,看来以前已经有人进去过了。”吕文浩说。

洞里的感觉就象是在井中一样,四周是坚硬的石壁,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就是黑漆漆的一片,那种既惊险刺激又有点对未知恐惧的心情一直占据着进洞者的心头。

“第一个竖洞下去有十来米,前方就有一个大洞厅,长度与宽度大概都有二十多米,然后我们沿着洞的四周往里找,找到一条侧身能进去的洞巷,大概走了十几米,前面又是一个洞厅,大小跟前一个差不多。”吕文浩说。

在第一个洞,他们一共下了六层,总距离超过200米,垂直深度超过了100米。其中有一层,队员们是通过匍匐方式爬进去的,头一抬,头盗就碰到了上方的岩壁,如果是一个人绝对不敢往前了。

“最后一层有一个水潭,大概有三十平方的面积,潭里的水很清澈,深不见底,因为没有带潜水装备,我们不敢下去了,我猜游过水潭,前方还有洞。”吕文浩说,探完第一个洞已经是下午1点30分。

简单吃了中饭,他们又进入了另一个溶洞,这个洞比前一个更加惊险刺激,洞口就位一处悬崖上,他们在洞壁上打了岩钉,通过速降绳进入的。

“这个洞人我们总共下了七层,第一个竖洞的高度就达到30米,七次速降,总共深度达到了200多米。”吕文浩说,其实第七层的前方还有缝隙,只是太窄了,人侧身都进不去,只能返回。

575390249143907804

583557507127100899

洞内景象千奇百怪,有多处破坏迹象

“第一个洞的洞厅也大一些,钟乳石也很漂亮,千奇百怪都有,刚看到时,队员们是惊呼连连。”一起探洞的董陈法说。

“不少都是结晶状的,灯光照过去,都变成透明的。特别是在最下方的第六层,有一块挂在上方的石幔,两米宽三米长,特别漂亮。”吕文浩说,第一个洞适合旅游开发,但第二个洞只能当探险用。

在洞中,他们发现有几十上百吨的巨石从上面掉落的情况,可能是在上亿年的发育过程中自然掉落,也有可能是之前受上方山体爆破取石的影响。

此外他们还在一些钟乳石上看到了一些字迹,因为受潮湿空气的影响,字体已经模糊看不清,无法考证年代。还有一些好看的钟乳石断了,估计被先前透洞的人盗走。

在第一个洞中,还有发现了上千只的蝙蝠,还有一些小蜘蛛,此外吕文浩还发现了一个蛇头骨,“有普通烟灰缸的大小,在死之前肯定是一条大蛇。”

240715311478837309

非专业人士,千万不能入洞

“我们上午入洞的时候,感觉洞里空气还好,但下午快要出洞时,空气中有了一股硫磺的味道,呼吸起来很不舒服,我赶紧通过对讲机叫里面的人赶紧出来,怕出危险。”吕文浩说,当时他还通过头灯的照射,看到空气中出现了雾一样的东西。

为了此次探险,他们做了很充分准备。带了200多米的专业速降绳,带了两套头灯、对讲机、头盔、冲锋衣、便携式电钻,董陈法还特意准备了三捆建筑线,用来做回程的标志。

“进洞前,还专门做了明确,在洞里不能抽烟、不能点火,怕万一遇上可燃气体。”吕文浩说。

“探险中,我是最后一个出洞的,通过爬升器出洞时比前面的队员要多花一些力气。在升最后一层竖洞时,已升了三分之二,‘啪’的一声,手电筒掉下去了,当时双臂已经酸得不得了,下去捡的力气都没有了,电筒就不要了。”董陈法说。

因为洞里的情况千变万化,有潮湿的岩面,也有没过脚踝的淤泥,还有前方看不清的路,尽管他们都训练有素,但是每前行一步,都是小心再小心,怕一不小心就出错。等全部人员出洞时,已是傍晚6点,每一个人都像是在泥巴里爬过一样,一身的淤泥。

“总之要特别强调,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千万不能进洞。有过训练的,也千万不能一个人进洞,一定要结伴前行,有个照应。”吕文浩说。

文章来源:http://www.jhnews.com.cn/2017/0208/73781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