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金华晚报十七版 郑启华和他的民间婺剧演唱团

郑启华和他的民间婺剧演唱团

3月6日,64岁的郑启华和他的春晖婺剧演唱团来到磐安百央,上演文化走亲婺剧专场。数百名村民聚在戏台下,看得津津有味,大呼过瘾。这已是剧团第五次来磐安送戏。一直活跃在民间婺剧演唱团的郑启华,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和婺剧结缘。从一个门外汉,变成一个老戏迷;从一个旁观者,变成民间婺剧团的创办者;从独乐乐,变成现在众乐乐。郑启华说,他有一个微心愿,就是希望能健康、快乐,并将这份快乐传递给更多人。

夫人爱唱戏,他自筹婺戏设备

郑启华原是国网金华供电公司电力行业协会的副秘书长,2007年6月,他刚从国网磐安供电公司调到金华,次月在体检时,被发现患上了绝症。之后,他在上海进行了手术。回到金华休养时,他的爱人郑章仙每天晚上都陪着他去公园散步,无意中听到公园里有人唱婺剧。

“那一年是我最低沉、失落的时候,当时每天到公园听唱婺剧成了我一天中最放松快乐的时光。”郑启华说。从那时起,他开始喜欢上听戏。郑章仙偶尔也会在家唱婺剧给他听。“渐渐的,我的心情开始开朗起来,身体也在慢慢恢复中。”

2009年10月,郑启华和爱人商议,既然爱人喜欢唱婺剧,何不在所住的假日城市花园小区搞一个婺剧演唱队,大家闲来无事,也可以一起唱唱戏。他一次性就个人投资了5万元,购置了婺戏设备。“当时我想,如果身体不好,这些钱都将花在医院,何不趁现在,做一些想做的事。”郑启华说,婺剧队主要由退休老干部、职工和教师组成,一直坚持了两年。

送戏上百场,演唱团不断提升

2010年秋,春晖婺剧演唱队的负责人何梅琴找到了郑章仙,邀请她一起唱戏。大家在一起交往多了,郑启华和爱人都对春晖婺剧演唱队有了感情,也渐渐融入了这个团队。此时,郑启华的身体也恢复了很多。在被邀请后,他们就将假日婺剧演唱队并入了春晖,并把当时购置的音响设备无偿捐赠了出来。

正式进入春晖婺剧演唱队后,郑启华尝试对这个团队进行了整合。他制定了团队章程、演员守则、活动计划,加强对团队的管理,每次巡演就有记录。虽然是业余演唱团队,演员们表演也无报酬,但郑启华说,正因为这样,更需要从严要求,不然大家更松散。

“演唱团里的队员都怕他。”郑章仙说。郑启华虽不是团长,但对己对人都要求严格,甚至狠抓队员的演唱水准。“我要调动队员的积极性,给他们压力,也给他们动力。”郑启华说,平时在演唱团,他是比较凶的,队员们是有点怕他,批评是严肃的,管理也很严格,但其实他是个心直口快之人,并无恶意,只是希望大家都能演得更好。

在这样管理下,2015年春晖婺剧演唱队正式更名为演唱团。他们选定市区人民广场、婺州公园八角亭为演出场所,坚持每周二、周五和周日上午,免费为戏友们演出。“让爱唱戏的人,天天有戏唱;让爱听戏的人,周周有戏看。”郑启华说,这就是他的愿望。

8年了,他重新找回了快乐

团队没有经费来源,演出又都是无偿的,可每演一场,音响搬来搬去,演员们的化妆、戏服,甚至交通费用,都会产生开销。郑启华提出的思路是,谁演这个角色,就由谁自掏腰包购买戏服,演员们都表示赞同。“大家表演不但没有出场费,反而要自己掏钱,这一举动让我很感动,也得到了一些戏迷的赞赏。”郑启华说。于是,不少戏迷看完演出后,会自愿给他们捐款,三百、五百不等。

最让郑启华感动的是,有一位92岁的老戏迷王大爷,住在婺城区白龙桥镇上,每个星期坐公交车到广场开看戏。郑启华看他年纪大了,总给他留着凳子。有一次,王大爷听完戏后,交给他1万元现金。王大爷说:“你们的表演给我带来了快乐,这点钱给你们买设备。”郑启华说,他们当时商量后,退回了老人8800元,可第二次,老人来时又将钱带来了。最终,他们用这笔钱买了四个话筒。

如今,为了方便戏迷看戏,春晖婺剧团还准备了200多张凳子,每次演出都带上,好让大家能坐着看戏。

“8年了,虽然我不会唱戏,可我也在婺剧中找到了快乐,忘记了烦恼。”郑启华说,很多出来听戏的人,原本可能都带着烦恼而来,可听完戏,不开心都随之而去了,这就是他们最大的收获。 本报记者 金妍

文章来源:http://www.jhnews.com.cn/2016/0429/63636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