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浙中新报十四版 尊师重教东阳风 横城义塾显神秘

尊师重教东阳风 横城义塾显神秘

方逢辰、高明、宋濂、刘基、方孝孺……这些名字都曾与东阳横城义塾联系在一起。自宋至明,蒋氏四代办私塾历时百余年,学风规范,引领着东阳尊师重教的风气,也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实地探访】

义塾纪念馆记过往

后人牢记尊师重道

东阳市南市街道横城村是当年横城义塾所在地。夏日午后,村中的蒋氏宗祠安宁清寂,很少有人光顾这里,而这恰恰是横城义塾纪念馆所在。据村里的老干部蒋德鑫说,义塾原址离此有十几丈距离,历经岁月磨难,至今已片瓦无存,难觅旧痕。于是村中筹建了这个义塾纪念馆,将关于横城义塾的过往陈列于此,让后人牢记。义塾纪念馆上挂着一些匾额,其中有一块为明朝开国军事刘基所题“两朝义学”保存至今。

横城义塾的创办人蒋沐,家资富有,崇理尚义,在东阳具有引领尊师重教的历史地位。他创办的横城义塾,不仅培养了东阳域内外的大批人才,而且其办学模式、教育方针、培养目标,对以后东阳的教育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成了民办教育一代楷模。蒋沐所建书院名“义塾”之原因,与南宋末年颁行的文化教育政策有关,宋廷将州县官办书院纳入地方官学系统,于是民办书院便往往取名为义塾或塾。

蒋德鑫说,当年横城义塾规模非常大,前来求学问道的人更是络绎不绝,据说义塾兴盛之时有72幢房子,都是义塾讲学食宿之用。横城因旧时村前横着一土堆城墙而得名,在这城墙附近有一座桥,送孩子来求学的父母便只能送到这里为止。纪念馆里挂着一幅关于义塾的画,描绘的就是当时义塾送学的场景,不难看出横城义塾规模之大、名气之盛。虽然如今义塾已经不复存在,但蒋氏先人尊师重教的风气一直影响着横城人。

【义塾过往】

蒋氏四代办学兴教 义塾规章制度完善

宋景定二年(1261),蒋沐在其横城安恬住宅西,投资巨额,兴建房屋40间,有大厅一座、左右校舍12幢,还开辟了花圃、园林,成义塾校园。又每年拨出田租一万,充当义塾经费。学生的伙食及塾内的灯油、雇工月钱杂支,全由蒋沐供给。他创办义塾的出发点,是为追寻夏商周三代层层进学的遗风,为地方培养人才,为社会倡导良俗。

横城义塾首请宋朝礼部尚书淳安状元方逢辰主师席。方逢辰主持办学,采用白鹿洞书院的办学模式。在宗谱中收录着《义塾纲纪》,清晰地记录了当时横城义塾的规章制度,从中可以看出义塾当时要求之严苛。比如,其中规定十天当中,用九天让学生接受圣贤理义,使学生坚持“以君子之心为心,而又勇于义”,重在培养人的品格;同时也用一天时间,为学生安排科举应试的内容。坚持“先德行而后文艺”的立教原则。横城义塾招收学生,不分区域内外、路途远近和资历高低,凡入学者一视同仁:先做“陪读”,待过一段时间,考察其为学态度和进学成绩,再转为正式学籍,享受正式学员的待遇。

义塾管理严格,日程、月程、礼节、课试及至吃饭、休息、请假、犯规、嘉奖的方式都规定得十分周详具体。凡学生毕业,则采用题名制度,即凡在此就学有成的都要集体签名,且刻于石牌,树于堂上,以促学生以“平生所为”、“尊显”义塾而“鼓前行”……由于义塾对外开放广纳,在内严而和谐,于是成就卓著,名声大震,以致金华各县及天台、嵊县、新昌、诸暨、淳安、缙云、永嘉、海宁等县都有人前来入学,创办十余年,在“砻石”上刻下名字的就有七百多人。

后来,由于一些客观因素义塾一度办办停停。元至正年间,蒋沐的四世孙蒋伯康振兴先人事业,重开义塾,兴学四十余年,其间宋濂等人再次游学、授课。

东阳尊师重教之风蔚然,单是书院就有石洞书院、八华书院等,宋元时代培养了一大批人才。横城义塾的名声或许比不上石洞与八华,但因有方逢辰、高明、宋濂、刘基等一代名流与之有关,在众多的书院面前卓然独立。正如著名学者黄晋为蒋家后裔所建远怀亭之记所评:“蒋氏一门百年五世,君子之泽,犹有余润”,“使贤才兴于昭代,义声动于遐方”。

【义塾里的人】

《琵琶记》或草成于此

横城义塾吸引了许多贤德之士前来教学求学,历史百余年造就了600多人,其中有不少与横城义塾关系密切。除了第一任主持办学的方逢辰、游学的宋濂之外,还有不少人在这里做学问,比如黄溍,撰有《远怀亭记》,对义塾赞扬备至;方孝孺师从宋濂,其妻郑氏,与郑叔美、蒋伯康、宋濂皆为姻亲,他曾为横城蒋氏作《嘉瓜诗跋文》……

他们都为横城增添了不少神秘色彩。其中有关于《琵琶记》的猜测也非常有意思。元代戏曲《琵琶记》以其耀眼光辉,笼罩着整部中国戏曲的历史。不过,很少有人会相信,这部不朽的戏曲作品最初可能是在东阳写就的。而横城村有关资料记载着高明的《琵琶记》草成于横城。

黄晋在横城义塾讲学时,高明也曾慕名而来,从黄晋游学,并起草《琵琶记》稿子。《东阳县志》、《浙江通志》上对此都有记载:“元时,永嘉高则诚从乌伤黄文献游,不闻读书,既辞归。黄偶登其所居楼,见壁间书,乃《琵琶记》草。文辞淹博,意义精工,读而奇之,追饯此亭,三杯而另,因传为‘三杯亭’。”《东阳道光志》上并载有《王崇炳“三杯亭”诗》:“千秋离别地,为心未易裁,去程将百里,追送尽三杯。岁月频徂谢,邮亭日往来,悠悠行路迹,交臂即成灰。”《东阳道光志》上还有明洪武八年南溪洗马塘(横城义塾所在地)蒋伯康创艺苑排演《琵琶记》的记载。横城村民也将三杯亭的故事绘制成图,留以纪念。

文章来源:http://www.jhnews.com.cn/2014/0806/398001.shtml